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忻州新闻>>正文
  • 忻州新闻
树立外包服务行业的“中国标杆”
2018-11-30 16:41   忻州在线·忻州日报 审核人:

——访深圳和仁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高海田

高海田(右)与小谷野克纪

“我叫小谷野克纪。小谷野是姓,克纪是名。请多关照!”

深圳和仁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小谷野克纪,已在中国工作、生活十几年。来和仁公司前,小谷野先生是索尼(中国)有限公司工厂自动化机械部总监。今年53岁的小谷野是东京人,东京大学毕业后供职于索尼公司本部,后被派往深圳,3年前辞职来到和仁。

小谷野说一口流利的汉语:“我跟高先生合作很愉快,在和仁公司我感到很舒服。高先生是我的老板,更是我的好朋友……”

小谷野提到的高先生,就是深圳和仁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和仁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高海田。和仁公司成立于2011年,主要为企业提供管理咨询、人力资源外包服务、人才寻访、生产线分包、产品检查、后勤管理等综合性服务。人们熟知的佳能、创维、伟创力、住友电工、紫翔电子等著名企业,都是和仁公司的客户。

高海田,1981年生,原平市新原乡桃园村人,2002年来到深圳打工。当时跟他一批来的50名同学,现在只有包括他在内的两、三人在深圳扎根。

鹏城初试水

高海田中等个头,生就一张搁人堆里就不好找的“大众脸”。在深圳生活十几年了,一口原平话依然十分地道。接受采访的时候问一句答一句,算不上一个好采访对象。

桃园村地处滹沱河畔,离原平城区一箭之遥。海田的父亲曾是乡镇的电影放映员,原平老家的小南房里,现在还存放不少老电影的胶片。海田小时候,父亲走东村、转西村放电影经常不着家,对儿子就难免娇惯些。高海田不是那种循规蹈矩的“好孩子”,村里上学时淘气贪玩,1997年初中毕业,居然还考上了原平工校。此时,电视机在农村已经普及,放电影没人看了,老高就此失业,收入只能靠种那两亩地。海田淘归淘,但从小就懂得体谅父母。念工校时学校收学费、生活费了,他不想向父母张口,就不声不响做点“小买卖”——进些中考时事政治资料,到原平城区几所初中兜售,还曾在同学中推销过日用品……

学员在实训基地接受培训

2001年,20周岁的高海田工校毕业。其时国家已不包分配,但有“门路”的家长托人找关系,同学中也有进了行政、事业单位的。高海田的父亲比普通农民见多识广,可要给孩子找个“正经”工作,却是一点办法没有。

老高着急上火,小高却没事人一般——他早打定主意,到南方沿海大城市闯荡一番,试试自己的斤两。

海田打听到忻州技校招人——到深圳大企业工作、包食宿、工资奖金优厚……他把到深圳“闯一闯”的想法告诉爹娘,花1400元介绍费报了名。得知孩子要去那么远的地方,海田的父母自然不放心。但在本地又给娃找不下个好营生,只能一步三回头送孩子上了火车。海田同一起报名的50名同伴来到深圳,被分派到深圳甲艾马达有限公司,具体营生是手工冲压、装配。这家公司是生产高精密微型马达的,生产设备以大型冲床为主,噪音震耳欲聋,员工须戴着耳塞工作。一看是这么个环境,几个同伴受不了,直接买车票打道回府。

高海田意志却很坚定。他清楚这只是自己“闯一闯”的第一站,既来之,则安之,只有稳定下来才有机会发展。他腿快手勤,虚心向师傅请教。加之在工校时所学专业就是电气化,很快就被提拔到技术部的岗位学徒。年轻人活泼好动,下了班约几个同伴上街转转吃个大排档,日子过得挺开心。

在厂里干了一个半月,出事了。

这天高海田正在车间埋头干活儿,一扭脸不见了师傅。定睛一看,师傅躺倒在地,左手鲜血淋漓,两个指头已不见了踪影。

下班回到宿舍,心思重重:苦点累点没关系,可不能拿生命开玩笑,第二天就辞工走人。

爱拼才会赢

扛起行李独自上路,人海茫茫,不知该何去何从。翻开电话本,找到一个在深圳打工的同学的电话:“没地方住了伙计,在你宿舍挤挤哇?”“行了,来哇,不过不能太久哦……”

住进同学宿舍,担心其他人嫌弃,天天早起擦桌子扫地倒垃圾。清理完宿舍卫生,走街串巷满大街瞅招聘广告,到网吧上网发简历。老天不负有心人,有一天接到深圳科技园某外贸公司的电话,总算找到一份工作。

一切从头做起。从刚开始跟车送货,到后来跟单销售,每月工资也从1500块慢慢涨到了5000块,这已经是当时内地“打工一族”工资的两、三倍。跑业务的时候,结识了不少朋友,经常向他灌输一种理念:给别人打工,不管挣多少你永远是个打工仔。在深圳要想出人头地,必须自己干。

当老板必须得有资本,自己上哪儿找那么多钱?有没有什么生意,不用太大的资本?一天半夜睡不着忽然灵光乍现——中介!来深圳时不是交了1400块的中介费吗?中介公司主要靠人脉,做这个不需要多少钱啊……

方向有了,但对这个行当一点不了解。2004年底,第二次辞工,找一家人力资源公司。不为赚多少钱,只为学这行的门道。

在这家公司做了几年,高海田觉得自己已经学得差不多了。2008年,终于开了自己的第一个公司,专做“人力资源”。

自己开了公司才发现,敢情深圳这样的小公司不知道有多少家。有的公司雇本地或外省强梁,视某一行业为禁脔,根本不允许别人介入,高海田哪懂这些“规矩”?公司刚开张做业务的时候,经常有“混混”围在工厂门口威胁、阻挠。

公司都开了,总不能光着膀子冲上去拼命吧?再说了人单势孤,打也打不过人家。高海田跟这帮人斗智不斗勇——他提前设置好手机闹钟——当那帮人又到厂门口闹事的时候,手机铃声适时频频响起。高总掏出手机,装模作样看一下来电显示,按键,扯开喉咙一阵吆喝:王哥王哥,人齐了吧,带上家伙过来!那帮人愣怔的功夫,闹铃又响。再按键:李哥李哥,王哥他们在路上了,什么?20来个人?用不了这么多……

“打”完电话,高总抱着胳膊冷眼旁观。那帮人沉不住气了:打电话这主讲一口不知道哪儿的话,一听就不是个“善茬儿”。几十个人还带着“家伙”?这怕是要出人命吧?领头的使个眼色,众人顿作鸟兽散。

公司起步,故事很多,大抵惊险、辛酸如此。

公司慢慢有了起色,逐步走向正规。就在这个当口,高海田之前打工的那家人力资源公司的一个高管,找到海田说不想在那家公司干了,想到海田的公司入股一起做。高海田重情重义,自然没二话。可是在经营的过程中,他觉得越来越别扭,后来他将此归结为“理念不同”。既然在一起做不得劲儿,那就合则留,不合则去。高海田怎么做呢,他不是请新股东走人,而是居然把公司拱手让给了他!

屋漏偏逢连夜雨。公司没了,他又在原平城里买了一套房,还赶上母亲生病,妻子生孩儿。回去一通折腾,在深圳挣下的钱就没剩下几个。再到深圳的时候,兜里只有500块。

听说他回到深圳的消息后,以前的员工纷纷找上门来,表达了还想跟他一起干的愿望。高海田说我没钱了,大伙说你要再开公司我们一起凑钱。高海田说公司开了一下不好找业务,工资也怕发不了,大伙儿说没关系我们可以不要工资。

还能说什么呢?

大家之所以这样信任他、不计报酬地支持他,是因为在共事的两年中,对高海田的人品有了充分了解——义字当先、待人宽厚——这样的“大佬”,怎么会不发达呢?

2011年,高海田创办深圳和仁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公司接的第一单生意,是为日资企业吉川公司提供人力资源。

吉川管人力资源的裴先生,老家在山西运城。因为山西老乡的缘故,高海田跑了几趟后,裴先生照顾了他这笔生意。这第一单生意其实没挣着什么钱,基本是“ 赔本赚吆喝”。但高海田看重的是长远,不挣钱也要天天盯在工厂检点。遇上订单多了工人要加班,他还贴钱给买盒饭。裴先生被感动了—— 他也明白高海田这单除了工人工资根本赚不到钱。结算的时候,裴先生对高海田说:小老乡,你是个好后生!只要我在吉川管人力,以后我公司每进一个员工,都必须通过你和仁公司代理!

和仁达天下

深圳市和仁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成立一年后,高海田又创办深圳和仁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简单理解,前一个公司侧重为客户提供人力服务,后一个公司则侧重提供技术支持。

高海田只是个中专生,后来通过自修也有了大专文凭。但和仁的高管,却清一色是国际、国内名牌大学毕业、又有大企业重要部门任职经历的精英。除了小谷野克纪,公司高管中的毕姓先生,来和仁前是央企华润集团旗下某公司的HR。另一位张姓女士,原来是珠三角著名的家电企业——捷家宝电器的人事部经理。这些精英人才甘愿加盟和仁,薪酬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们在和仁得到了高海田发自内心的尊重和理解,拥有了充分发挥自己才能的空间和平台。用小谷野先生的话说,在和仁公司他们“感到很舒服”。

经过8年的发展,和仁公司目前在深圳、珠海建起3个实训基地,有自己的人才交流中心和教育机构,并与内地诸多院校建立了长期协作关系。拥有价值2000多万元的生产、检测实训设备,旗下外派员工3000多名。在山西、青海、广西、湖南、珠海建立了分公司,形成了一整套完善的服务体系、管理流程和全国领先的工学结合课程体系,逐步成为中国技术服务行业的标杆企业。近年来,和仁公司先后被中华全国总工会命名为“全国职工教育培训示范点”,被中国人力资源协会授予“全国人力资源管理优秀企业”称号。

又一批学员培训合格即将走上工作岗位

在珠三角,许多企业特别是实力雄厚的国企、合资企业,其劳动用工方式已与内地大相径庭。简言之,就是企业只管用人,不用管人。员工的培训、管理由和仁这样的公司代劳——企业可以节省时间和成本,专注于技术和产品的升级换代。

有意愿通过和仁进入各大企业的人员,全部零学费接受培训。和仁的实训基地负责提供符合基础专业要求的待选生源,由企业与和仁联合选拔。选拔出来的学员组成定向培训班,在约定期限内进行培训。培训合格的学员到订单企业带薪实习,实习期满后企业满意,和仁与其签订一系列用工方面的合同,并为其缴纳“五险一金”,学员在企业正式上岗工作。

新员工到企业工作后,和仁还为他们搭建了“职业发展五级三通道”。任何一名新员工,只要你在企业好好干,你的职业发展就会一步一个台阶,薪酬自然水涨船高。

管理通道:由新员工升职为专员、由专员而主管、由主管而经理、由经理而总监;业务通道:新员工—业务员—驻场管理员—片区经理——总监;技术通道:新员工—技工—高级技工—技师—高级技师。

员工有了上升通道,自然就有了奔头,他们就不再是挣多少钱干多少活儿的普通“打工仔”。他们对和仁产生了强烈的认同感、归属感、荣誉感,在各自岗位上尽心尽力、精益求精。这就形成了一种良性互动,和仁成就了员工,员工也成就了和仁。在珠三角,和仁的品牌效应已经直接体现在和仁员工的工资水平上。按常规,企业自有员工的工资一般高于派遣员工,惟有和仁派遣工的薪酬,却普遍高于各企业自有员工。

根据企业的需要,和仁的员工外包有完全派遣、转移派遣、减员派遣等几种模式。除这些传统模式外,和仁行业领先的“工序外包”模式,已经占到全部业务的50%以上。所谓“工序外包”,是指企业将某个生产工序(车间)外包给和仁公司,和仁负责从原材料采购、人员安排到品质控制等所有环节,这也是目前国内技术含量最高的派遣模式。和仁的“中高端人才寻访”也做成了品牌——和仁利用其人才储备及信息资源数据库,通过项目合作、管理培训等方式,为合作伙伴提供精英人才。

高海田说,在即将到来的工业4.0时代,劳动力将被从基础劳动中解放出来,投入到更有价值的创新、规划、协调工作中。和仁公司也将进一步创新机制、体制,主动与“工业4.0”接轨,为中国制造业提高在全球的竞争力提供更有力、更便捷的人力支持。高海田希望家乡的各类技工学校、职业技术学院与和仁建立长期合作关系,借助和仁这个平台,把忻州的富余劳动力转移到珠三角,帮助贫困家庭脱贫。

深圳打拼十几年,高海田几番起落,端的是沧海桑田。“和”的本义就是协调。“人”“二”为“仁”,人与人之间建立和谐有序的关系,便是“仁”的内涵。高海田为公司起名“和仁”,把中华传统价值观的精华作为追求的方向和目标,境界高深,志向远大。(郭剑峰)

【专题】走出故乡的忻州人

(责任编辑:李冬梅)

关闭窗口
  • 热门图片

  • 频道热点



    主办单位:忻州日报社 晋ICP10003702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9 晋公网安备 14090202000008号

    律师提示: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均为忻州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凡不注明出处的将追究法律责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长征西街31号 热线:0350-3336510 电子邮箱:sxxzrb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