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民俗风情>>民间艺术2>>正文
  • 民间艺术2
故园情深
2019-02-12 11:26   忻州晚报 审核人:

赵利勤

故园是一个平凡的小村,二千多口人,地处平原,位置偏僻,虽说离县城不过十几里地,但因为附近没有国道、省道,所以除了走亲戚的,很少有人去那里。那里没有山坡和树林,只有一条小河与小村擦肩而过。

几十年来,小村的变化并不大,只不过房子变漂亮了一些,土路变成了水泥路,还有人口的增加,原来的一些庄稼地上盖上了民房。漫步村子的每一个角落,水泥路面掩盖不了儿时的足迹,下雨天的泥泞里有滑倒后的笑声,晴天的追逐会透过厚厚的记忆钻出来,还有路旁的水井,夏天我们口渴了,不管谁家在打水,我们跑过去,饮牛一样低头猛喝一通,那甘甜的滋味仿佛穿过三十多年还能品尝到。井旁有一棵大榆树,拐角处还有一棵老槐树,每年春天,碧绿的榆钱、雪白的槐花,都会成为我们书包里的美食。村子里数不清的犄角旮旯、麦垛草堆,都隐藏着我们无数的欢声笑语。“不思量,自难忘。”特别是校园里的故事,更是像笼子里的小鸟,到处都有它蹦跳的身影。低矮的教室,虽然光线不好,但那时同学却很少有近视眼。操 场 只 是 一 片 荒地,每年暑假过后开学全校师生的第一 个 任 务 就 是 薅草,那时天还很热,用脏手擦汗,每个人瞬间都成了花脸猫。一副篮球架,钢铁的架子早已斑驳,但一个玩具皮球就能让我们当篮球玩得尘土飞扬。角落里的两张乒乓球台,台面还是水泥板,我们用木板当球拍,也能打得昏天黑地。生产队里的饲养园,因为院子大,队里开会就在那个地方,大人开会,我们像鱼一样穿梭。村里的科研站,到秋天,也是瓜果飘香。我从出生到去县城上高中,十几年间,童年和少年时光,每时每刻无不被小村抱在怀里,村子里留下了我的多少酸甜苦辣,谁又能说得清?故园的童年,虽贫穷但也充满欢乐;童年的故园,虽简陋但也充满温馨。

根茂伯的大儿子在城里工作,接他到那儿生活了几年,后来得了老年痴呆症,差点儿走失。小儿子说,哥,让咱爹回来住吧!回到村里后,根茂伯的病竟好了许多,在村里不管走到哪儿也能找到回家的路。见到村里的老伙计,他有时还能叫出他们的小名。该锄地了,看似一样的麦田,他竟能不费力气地找到自家的地。在村里,根茂伯的病不治自愈,只要不出村,他就和正常人一样。

童年的记忆最遥远,但却是最深刻的,而且越到年老,越记忆深刻,岁月在故园面前,永远只是灰尘,你寂寞的时候只要轻轻一吹,它就会像昨天刚见过一样浮现在你的眼前……

关闭窗口
  • 热门图片

  • 频道热点



    主办单位:忻州日报社 晋ICP10003702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9 晋公网安备 14090202000008号

    律师提示: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均为忻州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凡不注明出处的将追究法律责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长征西街31号 热线:0350-3336510 电子邮箱:sxxzrb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