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前位置: 首页>>忻映像频道>>忻映像>>正文
千层底里的光影流年
2020年05月12日 11时35分   忻州在线·忻州日报 审核人:

钟瑞华

几天前,妻子帮我整理旧衣物时从箱底翻出了一双布鞋,我一看,原来是多年前离开家乡时母亲特意为我赶做的“千层底”。抚摸着柔软的鞋面,端详着密密的针脚,思绪顿时飞回儿时的岁月。

清明时节,竹笋从地里冒出来,笋壳一片片脱落,母亲把较大的笋壳捡起来,洗净晒干后收藏在阁楼里。农闲时,便将笋壳拿出来,把我们的脚按在上面,用一种浅黄的石头当画笔去描脚的形状。待到秋收后,母亲煮好米浆,拿来几大块旧布,一层层粘在门板上,当粘至五六层时,用小铁锤把布敲打夯实,再用木板压平,然后抬到太阳底下暴晒。等到布晒干后再用锋利的小刀沿着笋壳裁边,鞋底便显雏形,接下来就可以纳鞋底了。

冬日的夜晚,窗外寒风呼啸,室内暖意浓浓,我睁开惺忪睡眼,常常看见母亲坐在煤油灯下做鞋。只见母亲左手中指戴上顶针,用锥子在鞋底上用力扎,然后将针纳入锥眼。当针尖在另一面露出一半时,便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捏住针脚用力拽拉,麻线便“嗤”的一声穿透过来。经过十多个晚上拽拉扯线,鞋底便布满了密密的麻线。然后,母亲把一块布贴在我的脚背,将布剪成脚的形状,然后缝边做成鞋面,最后把鞋面缝在鞋底上,一双精致的布鞋便大功告成。为了让我少受冻疮之苦,母亲又特意在我的布鞋里缝上一层厚厚的棉花。

儿时的我不仅调皮任性,还特爱显摆,为了能早日穿上洁白的运动鞋,便在放学路上故意把脚踏进冰冷刺骨的水田。当我拖着湿透的布鞋有气无力地回到家时,长着冻疮又被冰水浸泡多时的双脚已经完全麻木了。母亲连忙用木炭生一个大火盆,一把抱着我坐在火盆旁,小心翼翼地帮我脱下鞋袜,然后用热气腾腾的毛巾紧紧裹住我的双脚。那天晚上,窗外的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风雨声中我隐约听见母亲小声同父亲商量着什么。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后没看见母亲,急得大哭起来。父亲走过来摸着我的头说:“你妈前些日子熬了几个通宵做了几双布鞋,今天一早拿到集市去卖,下午给你买双运动鞋回来。”

听了父亲的话,我只好忐忑不安去上学。谁能想到,等我下午放学回来还不见母亲,这下父亲也急了,连忙打着雨伞拉着我出门寻找。直到天快黑时,我们才在泥泞的村道旁找到了满身泥巴、浑身伤痕的母亲。原来母亲往回赶时遇上倾盆大雨,又饥又渴的她一个趔趄跌入了路旁的水沟中,小腿被锋利的石头划开了一寸多长的口子,鲜血染红了母亲的裤管。但因惦记着赶回家为我做晚饭,母亲还是挣扎着爬了起来,可没走几步,又摔倒在地上。

捧着布满泥泞的运动鞋,看着发着高烧、一步一拐的母亲,我内心顿时羞愧不已。或许就是从那一刻起,我才真正明白那土得掉渣的布鞋中蕴藏着的母爱。

时光荏苒,如今,母亲已70多岁,眼神大不如前,再也不能为我们做鞋了。当年母亲特意为我赶做的那双千层底布鞋,我一直把它珍藏在旅行箱底,经过岁月的沉淀,这份纳在千层底里的母爱已深深植根于我心中,永远给我温暖和正能量。

(责任编辑:梁艳)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忻州日报社 晋ICP10003702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9 晋公网安备 14090202000008号

    律师提示: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均为忻州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凡不注明出处的将追究法律责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长征西街31号 热线:0350-3336505 电子邮箱:sxxzrb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