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民俗风情>>民间艺术1>>正文
  • 民间艺术1
吃水的变化
2019-09-13 16:38   忻州在线·忻州日报 审核人:

◆白建平

儿时在乡下,记得每天早上天刚蒙蒙亮,我和弟弟妹妹还在被窝里酣睡,母亲便摸索着穿衣从炕上下了地。被扁担和水桶撞击声惊醒的我,趴在玻璃窗前看着母亲一步三摇地担着两只硕大的水桶走出院子。

那时,父亲在外地工作,爷爷奶奶的身体不好,我和弟弟妹妹还小,家中做饭、喂猪、喂鸡的水,全靠母亲一个人去离家一里远的村外小河里挑。家里的两口大水缸母亲要挑五六个来回才能挑满。每次挑完水她都累得浑身冒汗。特别是冬天,河里结了冰,舀水的地方滑溜溜的,经常有人不小心滑到河里。

为了全家人的吃水,母亲受了不少苦。等到我和弟弟大了点的时候,父亲给我们准备了一根抬水的木棍,木棍上拴了个用铁丝制成的弯钩,每天下午放了学,我便和弟弟去小河里抬水,这样稍微减轻了母亲挑水的负担。

后来,村里人在村子中央打出一口清水井,水井在我家房子背后。这时我在村里小学上五年级,已经能挑动多半桶水了。只是从水井里往上摇一大桶水还颇感吃力。有次,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摇到井口处的一桶水,伸出一只手提桶时,摇辘轳的那只手没按住摇把,沉重的水桶带着摇把反转回来打在我的肩膀上,差一点就把我打进十丈深的水井里。父亲听说后,买回一只胶皮做的水桶,专门用来从井里往上吊水,由于胶皮水桶小,吊两桶水才能盛满担水用的一铁皮桶。虽然吊满一担水需摇四次辘轳,但桶小水轻,从井里往上摇水安全多了。

自从打出水井,家里挑水的活便由我承担了。每天挑两担水成了我放学后乐此不疲的一件事儿。成年后,我的个子没长高,母亲曾戏谑地说,估计是担水压的,要不然长个一米八几没问题。我听了也不难过,觉得小时候能替母亲干点力所能及的事,还是挺有意义的。

上学离开家后,在水利技术员的指导下,村里家家户户院子里修起了压水井,吃水更加方便了。家里水瓮都没了用武之地。压水井水管下面修个小水池,用来接水、淘米、洗菜。夏天天热,村里的人从地里劳动回来,在水管下面冲个凉,冰凉的井水消暑解乏,洗过脸后令人神清气爽。水池里多余的水用来浇灌菜园里种植的黄瓜、水萝卜、茄子、辣椒。有了水,院子里顿时生机勃勃,一派美丽的农家小院风光。

在城里安家后,我一开始住的是平房。那时,城里家家户户都通了自来水,一拧水龙头,清亮亮的水便流了出来。不过那时自来水井都在院子里,吃水用水还得从院子里往回接。冬天怕冻水管,每次放完水还得跳到水井里,打开退水阀门把水管里的水退出去。这种用水虽叫自来水,但还不是很方便,我曾笑着说,这只能叫“半自来水”。家人听了大笑不已。

后来,我家搬到了楼房,才算真正用上了自来水。一根水管连通厨房、卫生间的用水设施,安装了净水器、热水器、洗浴蓬头,水龙头一拧,热水凉水随便用。

七十多岁的母亲每次用完水,嘴里都会念叨当年在村子里挑水吃时的艰难日子,然后又乐呵呵地说,新社会就是好,现在的日子过得真是舒坦。

(责任编辑:梁艳)

关闭窗口
  • 热门图片

  • 频道热点



    主办单位:忻州日报社 晋ICP10003702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9 晋公网安备 14090202000008号

    律师提示: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均为忻州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凡不注明出处的将追究法律责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长征西街31号 热线:0350-3336510 电子邮箱:sxxzrb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