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前位置: 首页>>娱乐频道>>娱乐>>正文
以时光为勋章,活出30岁以后最美好的模样
2020年06月15日 12时06分   文汇报 审核人:

制图:李洁

“三十而励,三十而立,三十而骊”,芒果TV出品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近日甫一上线,迅速成为周末热点话题。30位年龄在30岁以上的女艺人参加训练和考核,最终将有五人组成女团;而对于这些已有代表作傍身的姐姐们来说,她们本身比节目的赛制更有看点。她们用实力证明,无论30+还是50+的女人,照样可以光芒万丈、飞云踏海。

“我才不介意别人说我老,成熟也是美,时光也是我的勋章。” 《乘风破浪的姐姐》中年龄最大的成员——出道36年、今年53岁的伊能静如是说。事实上这档综艺在尚未开播之前,就已 “出圈”引起话题无数。这不仅仅是因为节目在选手定位上的创新,更在于切中了当下社会对大龄女性的新期待:谁说30+女性的人生主旋律不能是勃然奋励、立身立业?而这种追求不凡的精神也在鼓舞每个普通女性 “乘风破浪”。

当年龄不再是舞台的禁区,她们从岁月跋涉而来绽放自信和坦然

近年来综艺节目中, “男团” “女团”选秀风生水起,越来越多青春靓丽的面孔出现在公众视野,20岁左右甚至十七八岁的练习生越来越成为荧屏主角。《乘风破浪的姐姐》却偏偏 “逆龄”而行,告诉观众 “女团”不只青春美少女这一种,女性的美也不止于 “白瘦幼”。

节目中的郑希怡、袁咏琳、金晨、蓝盈莹等凭借专业、自信的唱跳表演绽放了魅力,与此同时,观众也能看到女明星们光鲜外表下的另一面。白冰坦言自己离婚后抚养孩子的心得,50岁的钟丽缇说起为维持身材的严苛日常,原来她们也会为平衡艺人、母亲、妻子等不同身份而焦虑。经历了人生的起起伏伏,姐姐们大方地在镜头前说 “上了40岁不能熬夜”,甩掉高跟鞋赤足 “溜达”,累了席地而坐甚至躺平,都是岁月赋予她们的自然和真实。

《乘风破浪的姐姐》之所以 “好看”,还因为这些女艺人有着鲜明的个性锋芒。比如宁静,在开场自我介绍时说: “还要介绍我是谁?那我这几十年白干了”;比如张雨绮,自认自己的唱跳才华被 “扼杀”, “现在我换经纪团队了,所以我来了”;比如丁当,在微博上开怼给她打低分的评委, “如果这真的是您的成团标准,我尊重您的决定。那么还是赶紧把妹妹我淘汰了吧”……演惯 “霸道总裁”的黄晓明在30位姐姐面前,也得战战兢兢做个 “端水达人”。

是什么给了她们 “敢”的资本?因为有底气——伊能静,四次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唱跳演主持写作一个不落;宁静,国际A类电影节最佳女主角,金鸡百花双料影后;万茜,白玉兰最佳女主角、女配角提名;张雨绮,亚洲电影大奖最佳女配角……参与节目的姐姐们,大多已在事业上站稳了脚跟,至少有自己的代表作。粉丝一边自嘲“除了我们,姐姐什么都有了”,一边享受着“偶像太争气了怎么办”的自豪感。

从《淑女的品格》到《乘风破浪的姐姐》,大众传播赋予女性表达真我的新话筒

不止于《乘风破浪的姐姐》,这些年来,娱乐圈里对于30+女性自我成长的议题,总能在网络上引起强烈共鸣。比如去年,演员海清在某电影节上道出了中年女演员身处尴尬期的问题——在大多数国产剧的剧本里,中年女性的角色总是逃不开母亲、妻子和婆婆,这让很多渴望有所突破的中年女演员十分不甘。

在今天的大众传播时代,有越来越多的人们逐渐认识到,媒介对女性的建构是存在某种刻板印象的。正如波伏娃曾说过: “一个人并不是生而为女性,而是变成女性的。”可喜的是,大众传播赋予女性新的打破刻板印象、表达真我的言说方式。在2018年,就有女性网友自发脑补了一场大戏《淑女的品格》——剧中四个女主角美丽自由又多金,代表着新时代独立女性的崭新面貌。

正如网友所脑补的《淑女的品格》一样,《乘风破浪的姐姐》也寄托了女性试图重新书写自身社会形象的强烈愿望。随着女性经济地位、受教育程度的提高,单纯柔弱的小女生和委曲求全的小女人,如今已经不能满足很多女性心中想要成为的模样了。而一部分女性在现实生活中可能无法解决的困境,也 “移情”到了这些参与影视剧、综艺的大龄女性身上。值得欣喜的是,眼下已有不少围绕女性成长的影视剧正在涌现,比如近期热播的《谁说我结不了婚》。

当我们在讨论《乘风破浪的姐姐》时,背后映射出的是如今备受关注的女性成长议题。无关年龄,无关胖瘦,无关婚否,能够活成自己接纳自己喜欢自己,是女性应有的权利。而每一个“她”在生活中所面临的更多真实困境,依然需要被不断正视并且改变。

明星推手坐上评委席,不服的不只是姐姐们

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开播后,各种相关话题迅速 “升温”,而引起广泛讨论的不只 “姐姐”们,还有身为导师之一的乐华娱乐创始人杜华。

其中实力派歌手丁当放声高歌《我是一只小小鸟》,声乐和舞台表现力都得分极高,偏偏杜华在个人特质和成团潜力上给她打了明显的低分。杜华给出的理由是,“唱得太好了,你就会显得别人太差了,所以放到团里反而是不和谐的”。之后,杜华还在节目中提出自己的选拔标准——“外形养眼,黄金比例,有基本功”“整齐划一,青春靓丽,漂亮美丽”。

当晚,歌手丁当通过微博发文喊话:“杜华老师,我在网上看到不少网友解读您的话,说您的意思是只有半吊子啥也干不好的才能成团,如果这真是您的成团标准,我尊重您的决定。那么还是赶紧把妹妹我淘汰了吧。”丁当直白 “开怼”,迅速得到了广大网友的力挺。节目组也很快意识到这样的评分标准会遭到质疑,之后多次在屏幕上打出“仅代表杜华女士个人女团的标准”,被网友们嘲笑为“满满的求生欲”。

事实上作为乐华娱乐CEO,浸润行业多年的杜华,对青春男团、女团的培养机制不可谓不熟悉,旗下的艺人包括王一博、孟美岐、吴宣仪、程潇、李汶翰、乐华七子等流量偶像。然而,当她是以流量偶像的标准来面对几十位在各自领域各有所长、早已达到“导师”甚至 “名师”级的优秀选手,非但很难给出艺术指导性意见,反而将自身的学识和专业素养的短板暴露无遗。

回想从前,庾澄庆、黑楠、汪峰、金星、章子怡等资深专业人士出任评委,负责打分与点评,总让台上选手心服口服、获益匪浅;到如今流量明星推手上台,被成名多年的姐姐吐槽一句:打分的“不知道什么人”——可以说,评委人选的变迁折射出的正是近年来娱乐行业的蜕变——选秀节目,从专业赛事已变为收割流量和金钱的大型娱乐真人秀。当对流量和商业成功的渴望压倒一切,节目组的种种“求生伎俩”,也就不足为奇了。记者 姜方

(责任编辑:卢相汀)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忻州日报社 晋ICP10003702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9 晋公网安备 14090202000008号

    律师提示: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均为忻州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凡不注明出处的将追究法律责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长征西街31号 热线:0350-3336505 电子邮箱:sxxzrb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