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文体>>文化新闻>>正文
  • 文化新闻
一个诗人与长治诗群
2020-03-27 09:46   山西日报 审核人:

大地回春的日子,你却撒手人寰。春分是个重要节气,它会记着你的音容笑貌,记着你的谈吐风雅,记着你的直率豪爽,记着你写下的那些很好、很耐人寻味的不俗诗句。

洪烛兄弟与太行山上的长治诗群缘分不浅,从世纪之初即来往颇多,当年太行上党一支英勇善战的诗歌队伍在中国诗坛蓬勃兴起、格外活跃,长治诗歌活动频繁而热闹,成为当代诗坛引人瞩目的一道亮丽风景,不管是《诗刊》杂志一年一度的“春天送你一首诗”,还是吉狄马加、叶延滨、祁人牵头的“中国诗歌万里行”,还是中国作协、中国诗歌学会高洪波、张同吾、雷抒雁、李小雨等组织的“红色太行采风”等各种诗歌创作活动,每每都有洪烛潇洒、帅气、活泼、开朗的影子,他对长治诗群的崛起倾注了诗友间良好的关怀和包容,与胡子、金山、江平、所军、海斌、成亮、吴涛、太文、志坚、寿昌、黑骏马、邢昊、水平、小素、小燕、广学、朱枫等一众俊杰、贤才们,结下了极其深厚的友谊,他曾洋洋洒洒倾情撰文《太行山的诗人们——我和长治诗群》,为长治诗群摇旗呐喊、击鼓传花……他曾饱含深情地说:“长治的诗人真多、真豪爽啊,就跟层出不穷、不断有奇峰崛起的太行山一样,难怪在诗坛上响当当的长治诗群又被称作‘太行诗群’。长治的诗人,不愧为巍巍太行的诗歌代言人,他们既是山的儿子,又是诗的儿子,以太行山为父亲、以诗歌为母亲。”

洪烛是位著述颇丰的作家诗人,是一位诗歌虔诚的朝觐者、苦旅者,是传递诗歌圣火的勇敢旗手。他是诗酒见性、见情的乐行者、献身者,他酒后常说:“我不是不热爱诗歌,更不是怕死,我要做活着的诗歌烈士。”他是一位冲锋陷阵、举旗招展的先锋诗人,对推动和繁荣中国当代新诗发展做出了竭力奉献。王军把笔名定为“洪烛”,他注定是有光泽的人,他以诗歌的光芒照亮了人生、照亮了朋友,也照耀着当代诗坛。可惜天妒英才、祸福无常,一个风华正茂、才情横溢的优秀诗旅者,怎么说走就这么走了呢?去年知他突发脑出血住院,因天隔两方、公务缠身,未及安抚,原以为住院治疗也就好似一部名贵轿车到4S店里保养保养,默默祈祷他能尽快康复起来,再去承载新的生活和诗歌的使命。谁承想他终究还是未能挺过这道绝命的关坎,一个生龙活虎的汉子,就这么仓促、任性而无比遗憾地走了!

一个优秀的诗人、一位执着浪漫的文化苦行者,就这么英年早逝、撒手人寰,实在是人生之大悲大憾也!作为文朋诗友,惊闻噩耗,让人长时间喘不过气来,那些年相识、相知、相聚的青春时光在脑海里浮现闪烁、历历在目,真可谓悲从中来、肝肠寸断也!记得从本世纪初起即与洪烛欢聚,见面最多的是我和江平,我们代表“太行诗群”连续几届参加了由中国作协等单位举办的大型国际诗歌节,还有国内其他一些诗歌活动,总是在浓情蜜意的诗意生活中相逢、相聚,这让我不由想起了欧阳修的诗句:“伤怀离抱,天若有情天亦老。此意如何?细似轻丝渺似波。”洪烛在写长治诗群的文章里有这样的表述:“太行山一直站在原地。我觉得太行山站在原地,是为了等我。我在梦中跟它说过,如果我还没有来,你可千万不要走开啊……我是一个害怕太行山突然消失的人,说到底,是害怕自己消失,害怕自己辜负了别人的等待——说到底,是害怕自己无人等待。”这就是洪烛对太行山及长治诗群的依依眷恋,是一位对太行诗群倾情、倾爱、倾魂关注并奔走呼号的诗歌骑士,可他竟这么勿勿忙忙地倏然离去了,太行山依然站在那里、依然向他敞开着浑厚而温馨的怀抱,太行山的诗人们都多么地期盼着他能谈笑风生、纵酒踏歌来相拥相聚啊!但这一切的美好祈愿都已经随风远去……非常遗憾中国当代诗坛失去了一颗璀璨夺目的慧星。斯人已去犹忆影,海棠花开魂依旧!让我们以诗歌和长治诗群的名义,向他致以深切缅怀和沉痛哀悼!愿洪烛在天之灵与缪斯紧紧相随,诗情远行、诗意翱翔、诗心纵横。

(责任编辑:梁艳)

关闭窗口
  • 热门图片

  • 频道热点



    主办单位:忻州日报社 晋ICP10003702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9 晋公网安备 14090202000008号

    律师提示: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均为忻州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凡不注明出处的将追究法律责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长征西街31号 热线:0350-3336510 电子邮箱:sxxzrb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