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前位置: 首页>>图片>>经典视觉>>正文
远山的“鹰语者”
2020年07月01日 11时45分   新华网 审核人:

6月29日,库尔马西·胡特曼抚摸他的猎鹰。新华社记者 宋彦桦 摄

6月29日,库尔马西·胡特曼(右)和他的徒弟们展示猎鹰。 新华社记者 宋彦桦 摄

6月29日,库尔马西·胡特曼的徒弟们围坐在草地上交流驯鹰技艺。 新华社记者 宋彦桦 摄

6月29日,库尔马西·胡特曼(右)和他的徒弟带着猎鹰出游。 新华社记者 宋彦桦 摄

6月29日,库尔马西·胡特曼的徒弟在库尔马西家中交流驯鹰技艺。 新华社记者 宋彦桦 摄

6月27日,库尔马西·胡特曼取下猎鹰的眼罩。驯鹰人平时会给猎鹰戴上眼罩,一般只有在猎鹰进食、捕猎的时候才会取下。 新华社记者 宋彦桦 摄

6月29日,库尔马西·胡特曼在家中给猎鹰喂食鲜羊肉。 新华社记者 宋彦桦 摄

驯鹰习俗是柯尔克孜族长期以来形成的一种生产生活习俗,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合奇县牙朗奇村的库尔马西·胡特曼今年69岁,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柯尔克孜族驯鹰习俗的代表性传承人。 库尔马西的家族世代驯鹰。从小与鹰相处,库尔马西成为名副其实的“鹰语者”。要将凶猛的野鹰训练成听从指挥的猎鹰绝非易事,需要驯鹰人投入大量心血,精心喂养。一代代驯鹰人之间口耳相传,形成了一套涵盖取鹰、熬鹰、驯鹰、放鹰等方面的绝学。“鹰是有灵性的动物,懂得感恩,会通过抖动羽毛来表示喜悦,表示对你的爱。”库尔马西说,“鹰也会因为我的夸奖给我信号,通过叫声、身体语言告诉我,它理解了我的话。” 在柯尔克孜族的驯鹰传统里,猎鹰在为主人“服役”一到五年后,将重返天空,获得自由。随着野生动物保护相关法规的出台,当地已禁止驯鹰人取鹰捕鹰,目前已驯养的猎鹰放飞后恐将无以为继。或许,库尔马西这一代人,将成为最后的“鹰语者”。

(责任编辑:蔡文斌)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忻州日报社 晋ICP10003702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9 晋公网安备 14090202000008号

    律师提示: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均为忻州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凡不注明出处的将追究法律责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长征西街31号 热线:0350-3336505 电子邮箱:sxxzrbw@163.com